肥水不流外人田。自从广西那个著名的烟草局长韩峰因“香艳日记”被曝光而

倒台之后,如今出了个“最牛烟草局长”,这个叫陈文铸的广东汕尾市烟草专卖局

局长,利用权力将20多名有亲戚关系的人调入本系统工作,并且把持了财务、营销、

仓库和监察等核心业务岗位。

    有道是“生产香烟的不如专卖香烟的,专卖香烟的不如白抽香烟的”。“白抽”

的无非是人家送的或公款买的,这个不论;专卖烟草的,在国家垄断经营的政策

保护下,有着非一般人所能想象的高收入。而且经营风险极小,烟草不像奶粉,会

出什么三聚氰胺问题奶粉。就在1月13日,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通报,191

名领导干部和监管部门工作人员因问题乳粉而被处分、问责。这管理烟草专卖和专

卖烟草的,哪里有此等风险系数?

    烟草专卖系统,是公认的“肥水”单位,跟石油、电力等等好有一拼。只要进

入这样的单位,“扫地的也比你工资高”。《广州日报》曾有过这样的报道:我国

收入最高10%群体和收入最低10%群体的收入差距,从1988年的7.3倍已经上升到23倍。

我国的奢侈品消费近两年却增长22%,上升至世界第二。一方面是普通工人工资收

入偏低,另一方面是垄断行业职工“肥得流油”。数字显示,2008年,电力、石油、

烟草等垄断性质的行业职工平均收入,竟然是全国平均水平的5到10倍……因此,

贫富差距正在不断扩大。很显然,只要一进入垄断行业成为职工,就能“脱贫致富”。

这等好事,权力中人能不充分利用吗?这 “最牛烟草局长”安排20多名亲戚到

烟草系统工作,让烟草系统成为“亲友就业基地”、分享那“肥得流油”的工资奖

金,这实在太可以理解了。

    烟草专卖,即垄断经营,这是一种制度性缺陷。中国的烟草专卖系统,是典型

的权力与经营的两结合,这根子上是体制制度造成的,上上下下都会努力维护这一

制度,因为它是权力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,也是权力利益集团的将得利益,它不会

被“自己人”所“破坏”。外来的人员,因为某种机缘巧合进入该系统,那么最好

不要碰上陈文铸这样的局长,因为陈文铸给出的“终极待遇”,是跟你终止劳动合

同——解聘,这样好让自己的亲戚或其他关系户进来。

    我国作为世界卫生组织《烟草控制框架公约》第77个签约国,这么些年来对《

烟草控制框架公约》不是履约而是爽约,最近受到很多批评。一项最新的研究表明,

虽然烟草制品能够带来巨额利税和庞大就业,但是它造成的健康危害以及由此产

生的经济损失更大,两者的差值为618亿元。“毫无疑问,烟草业是得不偿失的黑色

产业,现在哪怕仅仅从经济角度算账也是如此。”中国控烟办主任杨功焕说,放任

烟草流行,中国将成为最大的“健康危害型经济体”。这也就是说,我国控烟很失

败,烟草业已成我国的“赔本买卖”。为什么会是这样呢?这跟权力经营、权力自

肥、权力的“亲们”把持占据烟草专卖系统,有着莫大关系。

    放眼全世界,没有一个发达国家是这样干的。所以,只要垄断专卖的制度性缺

陷不改变,“最牛烟草局长”之类的事情就不会绝迹,只是表现形态有所不同而已。

来源:金羊网


中国控制吸烟协会 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 Copyright © 1992-2011

 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  电话:64892695  传真:64983805 邮箱:catc@catcprc.org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