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在十几年前,国务院就出台规定,明确影剧院、会议室、礼堂、图书馆、学校等公共场所不得吸烟,各类媒体都曾做过较大规模的报道,民众对这一现象也有过较多的关注。如今在我市,在公共场所抽烟的陋习是否还存在呢?5月9日至10日,记者在秦州、麦积两区的部分公共场所进行了探访。 
  被三四杆“老烟枪”熏了十几年 
  “最近几年流行一个词叫躺枪,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典型躺枪的人,这些枪就是办公室同事的烟枪。” 
  在麦积区某事业单位工作的魏女士说,去年年底单位组织体检,查出来她肺上有毛病,她怀疑“罪魁祸首”就是办公室的二手烟。魏女士告诉记者,她上班将近二十年了,虽然办公室的人换了很多茬,可是换来换去,里面总是有三四个抽烟的人,有不少烟瘾还特别大,据说一天要抽一包。她面情软,觉得都是同事,也不太好说,只能硬着头皮忍受。国家出台在公共场所禁止抽烟的规定后,她还暗自高兴,可到头来空欢喜一场,她那些同事该怎么抽还怎么抽,办公室明明贴着禁烟标志,可他们照样吞云吐雾。 
  在秦州区上班的刘先生和记者交谈时,也是一肚子苦水,刘先生说,他办公室现在三个人,另外两个都是老烟民,工作清闲些的时候,他就会躲到其他办公室,可大多数时候工作就在桌面上摆着,让他苦不堪言。刘先生说,今年“世界癌症日”前后,他看到国家癌症中心公布的一些数据,数据显示我国恶性肿瘤发病率排第一位的是肺癌,每年新发病例约73.3万,其中男性48.9万;全国恶性肿瘤死亡第一位的是肺癌,每年死亡病例约59.1万,其中男性约40.2万,这和我国有3.5亿烟民数量是密不可分的。他也了解过二手烟的危害,知道烟雾会长时间残留在室内,而且不易消散,可以说二手烟的危害不亚于对烟民本人造成的直接伤害。 
  探访中记者发现,在医院、银行、税务、政务厅等面对公众的窗口行业,都贴有“禁止吸烟”的警示标语,抽烟的现象是极个别的,对于无视标语的烟民,会有相关工作人员进行劝阻。而面对“自己人”的办公室、会议室等地方,则是违反规定的“重灾区。” 
  “戒烟看来是难了,只能躲在厕所去抽” 
  同样是在单位上班的老何已经有三十年的烟龄,可以说年年都在戒,年年都在抽,明明知道抽烟既伤身体又费钱,可就是戒不了。老何说,抽太便宜的觉得丢人,太贵的又抽不起,只能随行就市,比如现在,基本就是二十元左右的。他粗略地算过一笔经济帐,三十年来抽的烟早已超过二十万了,对于家境并不富裕的他来说,这笔钱真不是一个小数字。 
  “我还算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,自从国家有了不准在公共场所抽烟的规定后,在外面就尽量忍着,在单位和家里,就躲在厕所抽。有时候在家里的厕所抽也会受老婆的气,就跑到楼下去抽。我有时候想,国家干脆出台禁止在任何地方抽烟的法律,像禁鸦片一样禁香烟,那时我也许才能真的把烟戒了。” 
  还公众一个干净文明的环境 
  并不是所有烟民都能像老何一样懂得尊重公众利益,在公共场所禁止吸烟,我们还有较长的路要走。 
  5月10日,天水市健康教育所副所长高艳红告诉记者,2004年国务院出台了《关于公共场所严禁吸烟的规定》,明确了九类禁止吸烟的公共场所,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,不久前又制定了《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(送审稿)》,对禁止吸烟的公共场所、相关责任单位的职责做了细化,条例的出台,将有助于进一步净化公共空间。 
  在高艳红看来,减少和消除吸烟对公众的危害,除烟民自律外,公共场所相关单位切实负起责任,社会监督力量也充分发挥作用,才能真正还公众一个文明、干净的环境。

中国控制吸烟协会 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 Copyright © 1992-2011

 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  电话:64892695  传真:64983805 邮箱:catc@catcprc.org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