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巴西利亚住宅区的大街小巷里,藏着许许多多不起眼的小酒吧。这些酒吧在白天看似无人问津,但到了夜晚却家家爆满、人声鼎沸。下了班的巴西人五六成群围坐一桌,守着一瓶啤酒就能东拉西扯地聊上个把小时来消磨时光。近几年,除了喝酒聊天这个“传统项目”之外,巴西人的聚会又多了一个颇为流行的内容———集体抽水烟。而这一“时尚”背后带来的严重社会问题,甚至可能将政府几十年来努力控烟的成果毁于一旦。

  在控制国内烟草消费方面,巴西政府可谓用心良苦,从生产到宣传再到销售,巴西法律处处为烟草销售与消费套“紧箍咒”,其中很多措施行之有效。其背景是,在上世纪80年代起受美国烟草企业宣传策略影响,吸烟常与流行文化挂钩,广告中往往将抽烟的主角塑造成牛仔、运动员等洒脱帅气的形象。1990年万宝路还邀请了当时刚刚勇夺世界冠军的F1车手、巴西“国家英雄”艾尔顿·塞纳做广告代言,瞬间风靡巴西全国。据调查结果显示,直到本世纪初,绝大多数巴西人都认为吸烟是一件“很酷的事”,女性也会对吸烟的男性更为青睐。

  然而,巴西政府开始意识到了这种宣传攻势对民众健康造成的恶劣影响。2001年,巴西法律首先禁止电视台播放烟草广告,香烟广告仅允许布置在出售香烟的店铺中。此后由于大量店铺内广告牌的出现,2014年法律又再度规范了店内宣传,要求宣传栏的20%必须标注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,且单价必须清晰可见。

  另一方面,法律对宣传内容的限制也愈发严格。2011年,巴西法律规定所有香烟包装的背面,必须以百分之百的包装面积来展现吸烟的可怕后果,如腐烂的肺部、坏疽的身体,以及表现易于衰老、不举、触发心脏病等后果展示等,这一规定对进口烟和雪茄也都不例外,惊悚可怖甚至令人作呕的烟草包装外观大大降低了人们的购买欲望。

  此外,在香烟售价方面的法律也起到了突出的效果。2011年出台的巴西法令规定,一包香烟的售价不得低于3雷亚尔(约合人民币6元),以低于限价出售香烟的销售商,政府将没收其货物,且五年不得贩卖香烟。限价的意义在于减少消费:以最低限价来计算,若每人每天一包烟,每个月仅在香烟上的消费就高达90雷亚尔,而巴西2011年的法定最低收入约为545雷亚尔,对于低收入民众来说,吸烟就成了一项不小的负担。

  实际结果证明,这些良苦用心也着实行之有效。2017年政府统计结果显示,在过去的25年里,巴西吸烟人口大幅降低,男性吸烟比例从29%降低到12%,女性从18%降低到9%。在过去五年里,“二手烟民”下降了34%。另一方面,吸烟的年轻人数量减少,开始吸烟的年龄逐渐提升。

  然而,水烟的流行又给巴西控烟工作带来了全新且更为严峻的挑战。定居巴西的中东移民逐年增加,在为巴西快餐市场带来了越来越多中东小吃的同时,也使水烟在街头巷尾愈发常见。与卷烟不同的是,吸水烟的人群主要集中于青少年。根据巴西利亚大学调查结果显示,目前大学生当中吸过水烟者已经超过四分之三。由于水烟常与巧克力、草莓、蓝莓等芳香剂搭配使用,味道甘甜轻柔,感觉并不像抽烟,因而十分容易被年轻人接受。青少年还往往会误认为水烟经过了水的过滤,有害物质已经所剩无几。但实际上巴西癌症研究协会的科研结果显示,水只能过滤掉水烟中5%的有害物质,烟草中所包含的尼古丁则完全保留了下来,而水烟使用的炭产生的有害气体则比香烟害处更大,吸食水烟一小时直接等同于抽100支卷烟。

 “目前巴西完全没有有关水烟的法律规定。”呼吸科专家、巴西利亚大学教授卡洛斯·阿尔伯特指出,“而且青少年总是从水烟染上烟瘾,又将这种瘾延续到传统卷烟上,这无形中就让烟民重新多了起来。”


中国控制吸烟协会 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 Copyright © 1992-2011

 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  电话:64893905  传真:64983805 邮箱:catc@catcprc.org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