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:本周三,浙江宁波一名张姓男子,看到另一名男子在电梯里吸烟,上前劝阻。但是,对方不但不听,还在出电梯后打伤张某。事后经警方调解,吸烟男子向张某道歉。

  事情详细经过是怎样的?

  宁波市民张先生说,上月31号上午,他从公司所在的16楼进入电梯时,看到里面一名男子正在吸烟,就劝对方弄熄,结果对方非但没有理会,还骂他多管闲事。从监控电视画面所见,该男子叼着一根烟走进电梯,点着烟并吸了几口。约20秒后张先生进入,双方发生争执。随后电梯又进来数名男女,张先生再次劝阻男子对方没有掐灭香烟的动作。张先生说,电梯到达1楼后,他率先出电梯,吸烟男子则跟上来动手:

  其他人进来以后,我就跟他说了:这么多人,你让我吸二手烟肯定不好嘛。他就觉得你傻子一样的,多管闲事。但是其他几个人也没反应,就保持缄默了,他们不会说的,他内心中虽然是反感的。我知道在这种密闭空间里面,本身你这个明火就有安全隐患,这个安全隐患甚至大于抽烟本身。他烟一直拿着嘛,他也不想掐,然后有一些辱骂,到后面就变成了我高声地在斥责他,我觉得你没理,还这样子骂人,没道理的嘛。到后面时就进一步升级了,严重了。

  事后,经医院检查,张先生头部和上臂各有一条长约4厘米的伤口。目前,经当地警方调解,涉事男子已经向张先生登门道歉。张先生也表示接受。

  事实上,因为劝阻在公共场所吸烟者而惹上麻烦的,宁波市民张先生并不是个例。

  在公共场所,劝阻他人吸烟为什么这么难?

  就在上个月,一段视频在网络上广为流传。1月27号,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麦子店西街的一家涮肉店里,市民王女士就餐时发现隔壁桌几位食客在抽烟,向店内工作人员反映无果后,王女士录制视频曝光了此事,其间还遭到了一名抽烟男子的阻挠:

  那天我们中午去吃饭,然后一直闻到有烟味,旁边那一桌人四个人,有三人在抽烟,抽了很长一段时间,然后我就跟店员说了,店员去说的时候,他们就摆摆手,让店员走,根本就没有把烟要掐掉的意思。一个女的店员说,要不然给你们搬到里面去吧,然后他们说不用,没事儿。有事儿没事儿是他们来确定、来判断的吗?他们抽烟他们说没事儿。

  事发后,朝阳区卫生计生监督所对涉事饭店立案调查,饭店可能面临2000元至1万元的罚款。

  去年6月23号上午,山东省交通医院西北角一处吸烟区附近,一名男子因为在非吸烟区吸烟,与保洁员发生冲突:

  我说你别在这儿抽啊,那不是吸烟区。我说你没看那个吸烟区,那块画着黄线嘛。然后他就走过去,那个烟也没灭,他就扔到垃圾桶上面了。我看快着(火)了,就把烟灭了。然后他就开始骂我,就打我有五六下子吧,打完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。

  经医院检查,保洁员左脸上颌肿胀,有轻微脑震荡,有晕眩感。打人男子也被当地警方拘留调查。

  因为劝阻吸烟者惹上麻烦,更广为人知的是去年发生在郑州的一起事件。去年5月2号上午,郑州的杨医生在小区电梯内劝一老人不要抽烟,两人发生争执,几个小时后,老人心脏病发猝死离世。老人家属随即起诉至法院,要求杨医生赔偿40万余元。郑州市中院二审认为,杨医生劝阻老人在电梯内吸烟的行为没有超出必要限度,属于正当劝阻行为。虽然从时间上看,杨先生劝阻吸烟行为与老人死亡的后果是先后发生的,但两者之间并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。因此,杨先生不应承担侵权责任。

  而更为恶劣的事件,发生在河北廊坊的三河市。2016年10月12号上午,一名穿西服的青年男子站在电梯门口,暴打电梯内一名女子。女子身后有一名骑着玩具车的小孩,不停哭泣。被打的李女士介绍,她当时正带着孩子回家,这名男子站在单元门外吸烟。她开了单元门后,男子跟了进来,准备进电梯时,她提醒男子不要在电梯里抽烟:

  我说你最好在电梯里别吸烟,在楼道里吸烟就随便你了。他说你管呢,我怎么就不能吸烟了?!我说别这样,有孩子和大人,这个时候我就进电梯了,他就扒着电梯门不撒手,他就不停地,一个拳头接着一个拳头就抡,我孩子在旁边都吓的不行了。

  因为劝阻吸烟而惹麻烦的事件频繁发生,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

  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控烟办公室主任姜垣告诉中国之声记者,从某种角度讲,这是好现象:

  我本人从2002年开始做控烟,到现在15年了。我自己觉得社会风气变了,因为这个在电梯里面吸烟,不是说现在这几年才有,但是发生冲突是这几年,而且是越来越多。我自己觉得呢,第一呢,大家认识到二手烟对不吸烟的人有危害;第二呢,就是也认识到了,劝阻吸烟是个人的权利。我觉得不是说这两年在电梯里吸烟的人多了,而是说劝阻的人多了,所以就发生了冲突。

  姜垣告诉中国之声记者,这些年,随着社会各方的共同努力,控烟工作已经取得长足的进步。但在很多地方,控制吸烟工作,仍然存在于法无据的情况:

  像北京上海,他有这个严格的立法,他有明确的说法,其实现在全国实际上有这种法律的城市只有18个,而我们有300多个城市,只覆盖了10%的人口。太少了,大多数人口没有被这个法律所保护。

  有法可依是第一步,更重要的是法律法规如何实施。在这方面,姜垣比较推崇北京的控烟模式。北京市卫生计生监督所新闻发言人王本进:


 控烟这件事儿是全社会的,叫政府管理、单位负责、个人守法、社会监督。控烟的处罚在我们卫生行政部门,但是控烟的日常管理,这个行业部门都要把自己行业的负起责任来。不能说反正有人查,我们中间就可以不管了,这个是不对的。只有全社会动员,大家横向到边,纵向到底的管理机制都能发挥作用,才能够真正把这个控烟做好。

  热心市民的监督意识值得赞赏,控烟需要这种较真的精神,这样才能不会让控烟条例沦为一纸空文。但热心市民不该充当主力,因为他们挺身而出时可能使自身卷入冲突,以上的案例就证明了这一点。因此,不能寄托于普通市民成为控烟的主力军,控烟的真正主体还是有执法权的管理部门。而只有执法部门切实履行责任,真正地亮出牙齿,让在公共场所吸烟者知道他们的行为不仅仅是道德问题,而是违反了法律,才会有所忌惮。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对上述打人者的处罚报道,我们不知道这些打人者到底受到了怎样的惩戒,如果不了了之,那只会变相鼓励了在公共场所吸烟者,因此,只有加大对打人者作恶者的处罚力度,才能让他们有所忌惮,控烟的目标才能实现。




中国控制吸烟协会 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40962号 Copyright © 1992-2011

 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安慧东里16号楼906  电话:64893905  传真:64983805 邮箱:catc@catcprc.org.cn